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网站简介新闻中心 名家名作传世经典著名女书法家佳品欣赏书画知识 藏品拍卖吴蓬画语录
点击书画吴蓬书画瓷器古代书画家近现代书画家画论经典名家故事书画鉴赏市场动态诗书画印文房四宝
九州书画网
   
 

会员中心,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 姚志超
  ├ 徐德润
  ├ 徐志学
  ├ 刘增兴
  ├ 彭志娟
  ├ 郭雅君
  ├ 陈西林
  ├ 聂中东
  ├ 史正学
  ├ 张 海
  ├ 马跃华
  ├ 张万一
  ├ 龙 瑞
  ├ 文怀沙
  ├ 方茂鸿
  ├ 李运江
  ├ 方照华
  ├ 范 增
  ├ 董昌喜
  ├ 王明明
  ├ 吴山明
  ├ 窦黎明
  ├ 刘炳森
  ├ 欧阳中石
  ├ 陆建新
  ├ 沈 鹏
  ├ 陈天然
  ├ 卢国光
  ├ 李 铎
  ├ 刘勃舒
  ├ 刘文西
  ├ 罗学献
  ├ 靳尚谊
  ├ 刘大为
  ├ 尉天池
  ├ 崔子剑
  ├ 余修林
  ├ 朱韶新
  ├ 赵振刚
  ├ 赵抱衡
  ├ 薛垂广
  ├ 吴懋祥
  ├ 王今栋
  ├ 仝相和
  ├ 师安衷
  ├ 桑 凡
  ├ 齐冲天
  ├ 彭立贵
  ├ 理勤功
  ├ 李裕兴
  ├ 韩伟业
  ├ 丁中一
  ├ 巴 山
  ├ 王天成
  ├ 李逸野
  ├ 宋晓东
  ├ 李留海
  ├ 周济人
  ├ 杜克礼
  ├ 胡秋萍
  ├ 张仲亭
  ├ 周俊杰
  ├ 张化彦
  ├ 杨克林
  ├ 李骋
  ├ 侯素珍
  ├ 关明聚
  ├ 张志本
  ├ 龚存银
  ├ 百 师
  ├ 宋华平
  ├ 李刚田
  ├ 马永超
  ├ 王伟庆
  ├ 王立春
  ├ 李自强
  ├ 周 森
  ├ 黄永玉
  ├ 郁 风
  ├ 黄苗子
  ├ 于志学
  ├ 冯 远
  ├ 宋 英
  ├ 侯德昌
  ├ 牛光甫
  ├ 杨乃寒
  ├ 屈有善
  ├ 李平逊
  ├ 侯 耘
  ├ 李福
  ├ 蔡超
  ├ 王西京
  ├ 王琦
  ├ 肖 峰
  ├ 吴长江
  ├ 许 江
  ├ 吴冠中
  ├ 刘绮
  ├ 桑一田
  ├ 刘 毅
  ├ 方 坤
  ├ 方楚雄
  ├ 方尧明
  ├ 方 云
  ├ 方 振
  ├ 方 骏
  ├ 方海龙
  ├ 方惠民
  ├ 方绍武
  ├ 方增先
  ├ 李晓军
  ├ 丁嘉耕
  ├ 张召京
  ├ 李秀峰
  ├ 顾建全
  ├ 王 松
  ├ 王福增
  ├ 张如学
  ├ 董财儒
  ├ 张明宝
  ├ 林 岫
  ├ 李振淑
  ├ 刘颜涛
  ├ 朱 非
  ├ 蒋雨浓
  ├ 韩宁宁
  ├ 方 胜
  ├ 姚新峰
  ├ 瑞永德
  ├ 刘永杰
  ├ 陈良才
  ├ 王广然
  ├ 周丹瑜
  ├ 公丕炎
  ├ 吴 蓬
  ├ 胡明军
  ├ 杨子健
  ├ 林其风
  ├ 许新乐
  ├ 徐鸿春
  ├ 安多民
  ├ 熊久林
  ├ 朱戊扬
  ├ 张泗端
  ├ 邓 强
  ├ 郭耀西
  ├ 周 波
  ├ 伍燕恒
  ├ 侯宝泉
  ├ 闫广魁
  ├ 徐志数

山 水 类


花 鸟 类


动 物 类


书 法 类


综 合 类


人 物 类

 
 ◆ 本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站新闻 - 正文
著名书画家张如学————点评陈传席---《画坛点将录》訾议第四章
所属类别[本站新闻]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7/12 11:03:17 
新闻来源[] 已[585]人查看此新闻信息

     编者按:该文共分五个章节。第一章:舞文巧诋 刘海粟;第二章:妄言置评 潘天寿;第三章:评品齐璜雌黄老缶;第四章:隔靴搔痒论宾虹;第五章:逢人说项于老甲。全文约万言有余,陆续推出以飨读者。

                    隔靴搔痒论宾虹
  笔者在前面文中已说过,陈传席写作入不了主题,这已是他文风的一大“特色”。“墨神黄宾虹”开篇,洋洋洒洒两千余字,不著一“墨”字,始终游离于边外话题,其言也窾,其文当诮,实乃文痞。
  宋代有个小官吏叫李廷彦,喜欢舞文弄墨,由于水平不高,常因故弄玄虚而遭人讥笑。一次李廷彦诗兴又起,泚笔写作,一发不可收写下百韵诗呈于上司大人欣赏,展示才华以博得器重,谁知大人刚看了几句,不觉鼻子一酸,唏嘘不已,连声道:“悲哉,悲哉”,李廷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人指着诗句对李廷彦道:“你看这里。”李廷彦一看,那两句写的是“舍弟江南殁,家兄塞北亡。”大人悲伤的说:“不曾想到贤弟家眷屡遭灾祸于这般,怎不早告,何此作诗于汝方见。”李廷彦顿作羞愧,连声谢罪道:“大人,下官有罪,卑职家里一切安好,如此之句只是为作诗对仗工整罢了。”大人一听,拂袖而去,狠狠的将其诗韵甩在地上。看来为了卖弄文字游戏不择手段,自古有之,实乃传承有序。
   陈文开场白:“宾虹之画,法高于意,白石之画,意高于法,然则,意高者...,法高者...,是以...,是以...。”看似文言,其实为白话,故作高深莫测。黄宾虹先生又岂止是法高,其意境更妙。陈传席之语过于轻浮,不可信也!黄宾虹作《雨过云犹湿》图,作品绘写山村野渡景象,画面中荒山乱石,丛木深篠,茅舍隐于丘壑,木板桥横卧山沟两岸,曲水流觞至远方,有山居之人于坡坪上闲谈。自然环境优雅,令人神往!作品上方用浓淡相间之墨抹出浮云几片,后方山峦用湿笔淡笔而为之,若隐若现,呈现雨后初晴之幻境。画面采用积墨、破墨之法,酣畅淋漓,任意挥洒,并施以花青,赭石辅之。画树的线条多为曲线非常有节奏,房子则用直线表现感觉很结实,与树的线条形成了对比。画面虚实相生,虚处灵气往来,实处万象在旁。且题画诗:“雨过云犹湿,平桥水乱流。莫言风浪急,野岸有渔舟。”观山则情满于山,是画家拥抱自然,心灵回归自然的真实写照。这种心境中完成的艺术境界自然能空灵动荡而又深沉幽渺。画家的法与意是一个完整的修炼过程,将“法”与“意”割裂开来谈艺术,除了无知就是愚蠢。
  其实,陈传席高调谈“法”也好,谈“意”也罢,都没有一套完整的理论去进行论述,更没有对画家的代表作品,进行专业的,条理的去剖析。满腹空话,滔滔不绝于故事,实乃隔靴搔痒,显得很无聊。
  外行看画,只能看热闹。陈传席说:“潘天寿的画风格独特,面貌新颖,但无法学......”这又耸人听闻了。潘天寿先生的画以雄强,奇险,霸悍著称,建立了“钢构”花鸟图式,主张在布置构图中以三点为基础,三三相排比,相交错,可至无穷,同样有以三角形为单元几何组合的构图法则,在当代花鸟画创作中得到广泛应用,为画家视作法宝,丰富了花鸟画创作构图的新理念,滋养了当代花鸟画家。对中国画的发展与变革有着重大影响。只有不懂画者才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于是,就有了潘天寿不可学之谬论。又说“’四王’适用而不贵重.”大概是说“四王”的画可以学。众所周知,“四王”皆从董其昌而来,学“四王”还不如直接取法董其昌。看来,陈传席又说错了。自己没下过临摹学习的苦功夫是体会不到的。《孙子兵法》云:“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败。”
  “以下从两个方面谈黄宾虹,先谈其成就,再谈其缺点”他如何谈成就的呢?说了如下几点,其一:黄宾虹是真正大师,包前孕后(此为生造词语)齐、黄是一级大师,其他是二级大师(陈传席不仅会生造词语,还会给大师评定职称!笑);其二:他从鲁迅美术学院获悉,黄宾虹原来是研究美术史的,又从事故宫古画鉴定......(该段约800余言,啰嗦此事,跑题);其三:他常年在故宫看画,研究传统,所以他的画用笔功力深厚,有法度。齐白石也不能与之相比。董其昌及“四王”用笔有法度无质量,石涛、石谿有质量而无法度等等。黄宾虹的画既贵重,学其笔墨又适用。“还要补充一下黄宾虹的书法:他的书法用笔法度也超越很多古人......”云云,综上所述,陈传席用大量篇幅绕来绕去,东扯西拉始终未见着笔墨谈成就,可谓‘废话三千’,“言之无文,行而不远”。黄宾虹如何“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炼就成了他所说的“一级大师”,窃以为:凭陈传席的修养与高度永远也走进不了大师的笔墨境界。如此一来,“墨神黄宾虹”就成了一纸空言。
   陈传席说:“还要补充说一下黄宾虹的书法,黄的用笔功力主要是书法的功力,他的书法用笔之法度也超越很多古人,下笔、运笔、收笔都十分讲究,功力非同一般。被世人称为草圣的大书法家林散之就是他的学生,但其行书功力远不及黄。”还是一番泛泛而谈的空话。 至于如何讲究呢,其临摹的碑贴,钟爱的鼎文以及博采众长,出以己意,形成浑朴沉雄、清刚秀逸之书风。这些极其学术性的理论,文中没有只言片语的论证,总是不断挑起读者的兴趣,又不断泯灭读者的兴趣,让人失望甚至厌烦。殊不知,他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也。
陈传席空谈其画之地位,也是脱掉裤子打屁,多此一举,黄宾虹的学术成就、影响及地位早有定论。泥沙俱下,历史明鉴!
  “优点突出者必有其缺点。”“他的画之缺点,也是法高带来的。”“黄宾虹的画法也过于单一,几个套式而已,有点麻木不仁。而且,他越是精心之作,越有麻木之感,因为精心于法,反反复复,黑的透不过气来”作品千篇一律。”大师的境界他哪里知道。不妨看一段当代大家姜宝林是怎样精僻解析黄宾虹作品的:“《山色浑融》这幅作品是极品,非常精彩。看这张画,第一眼感觉像看到青铜器,经过几千年的沧桑,其深度、厚度都铭刻在这画里。第二个感觉像一个抽象雕塑,第三才看到笔墨。这才是幅好画。如果第一眼就看到笔墨,则不好,因为笔墨是为形式、为意境、为表达性灵服务的,笔墨喧宾夺主怎么行。这幅画里笔墨不知积了多少层,但是画中笔墨间留的小空白,一点都没去碰到,层层积染而见虚灵松透,这就是黄宾虹的高明之处。此外,画中房子的土墙上了赭石,其它地方留出一点空白透气,如果这块太亮的话就会融合不到画面整体里去。这幅画非常整体,非常单纯,是在单纯里面求变化,这是最难的,也是最高境界。”如此学术性的研究解读,陈传席有知皆惭愧。黄宾虹作品构图及笔墨非常丰富,笔者认为,陈传席将画家绘画风格说成是“千篇一律”实在是贻笑大方!
  黄宾虹山水画得益于李流芳、程邃、髡残、弘仁等,他的山水画:山川浑厚,草木华滋,元气淋漓,深邃玄妙。开近代山水画新风格,他提出五笔七墨理论,这是对山水画的新贡献,他的书法袭承钟鼎文和晋魏书法,行草取法王献之、颜真卿,旁及郑文公碑等,博采众长,使他书法浑朴沉雄之中隐含着清咏秀色。没有他雄厚的书法功底,便没有他山水画的重大成就。墨神黄宾虹一文,既没有谈“墨”,也没有论“神”,全篇被”野史”所覆盖。堪比八股。有道是:墨神篇章不着墨,讏言冗长弄玄虚。

送货方式 售后服务 付款方式 包装运输 合作加盟 退换声明 版权声明 购物流程 团购
保密安全 企业文化 保真声明 常见问题 法律声明 本站章程 VIP服务 建议投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欢迎加盟 | 业务联系
版权所有:九州书画网 技术支持:通达网络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河南长庚律师事务所 张红卫律师
 直销电话:  电话:18003932399 13903933796 0393-4878427 联系人:方先生
豫ICP备110080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