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网站简介新闻中心 名家名作传世经典著名女书法家佳品欣赏书画知识 藏品拍卖吴蓬画语录
点击书画吴蓬书画瓷器古代书画家近现代书画家画论经典名家故事书画鉴赏市场动态诗书画印文房四宝
九州书画网
   
 

会员中心,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 姚志超
  ├ 徐德润
  ├ 徐志学
  ├ 刘增兴
  ├ 彭志娟
  ├ 郭雅君
  ├ 陈西林
  ├ 聂中东
  ├ 史正学
  ├ 张 海
  ├ 马跃华
  ├ 张万一
  ├ 龙 瑞
  ├ 文怀沙
  ├ 方茂鸿
  ├ 李运江
  ├ 方照华
  ├ 范 增
  ├ 董昌喜
  ├ 王明明
  ├ 吴山明
  ├ 窦黎明
  ├ 刘炳森
  ├ 欧阳中石
  ├ 陆建新
  ├ 沈 鹏
  ├ 陈天然
  ├ 卢国光
  ├ 李 铎
  ├ 刘勃舒
  ├ 刘文西
  ├ 罗学献
  ├ 靳尚谊
  ├ 刘大为
  ├ 尉天池
  ├ 崔子剑
  ├ 余修林
  ├ 朱韶新
  ├ 赵振刚
  ├ 赵抱衡
  ├ 薛垂广
  ├ 吴懋祥
  ├ 王今栋
  ├ 仝相和
  ├ 师安衷
  ├ 桑 凡
  ├ 齐冲天
  ├ 彭立贵
  ├ 理勤功
  ├ 李裕兴
  ├ 韩伟业
  ├ 丁中一
  ├ 巴 山
  ├ 王天成
  ├ 李逸野
  ├ 宋晓东
  ├ 李留海
  ├ 周济人
  ├ 杜克礼
  ├ 胡秋萍
  ├ 张仲亭
  ├ 周俊杰
  ├ 张化彦
  ├ 杨克林
  ├ 李骋
  ├ 侯素珍
  ├ 关明聚
  ├ 张志本
  ├ 龚存银
  ├ 百 师
  ├ 宋华平
  ├ 李刚田
  ├ 马永超
  ├ 王伟庆
  ├ 王立春
  ├ 李自强
  ├ 周 森
  ├ 黄永玉
  ├ 郁 风
  ├ 黄苗子
  ├ 于志学
  ├ 冯 远
  ├ 宋 英
  ├ 侯德昌
  ├ 牛光甫
  ├ 杨乃寒
  ├ 屈有善
  ├ 李平逊
  ├ 侯 耘
  ├ 李福
  ├ 蔡超
  ├ 王西京
  ├ 王琦
  ├ 肖 峰
  ├ 吴长江
  ├ 许 江
  ├ 吴冠中
  ├ 刘绮
  ├ 桑一田
  ├ 刘 毅
  ├ 方 坤
  ├ 方楚雄
  ├ 方尧明
  ├ 方 云
  ├ 方 振
  ├ 方 骏
  ├ 方海龙
  ├ 方惠民
  ├ 方绍武
  ├ 方增先
  ├ 李晓军
  ├ 丁嘉耕
  ├ 张召京
  ├ 李秀峰
  ├ 顾建全
  ├ 王 松
  ├ 王福增
  ├ 张如学
  ├ 董财儒
  ├ 张明宝
  ├ 林 岫
  ├ 李振淑
  ├ 刘颜涛
  ├ 朱 非
  ├ 蒋雨浓
  ├ 韩宁宁
  ├ 方 胜
  ├ 姚新峰
  ├ 瑞永德
  ├ 刘永杰
  ├ 陈良才
  ├ 王广然
  ├ 周丹瑜
  ├ 公丕炎
  ├ 吴 蓬
  ├ 胡明军
  ├ 杨子健
  ├ 林其风
  ├ 许新乐
  ├ 徐鸿春
  ├ 安多民
  ├ 熊久林
  ├ 朱戊扬
  ├ 张泗端
  ├ 邓 强
  ├ 郭耀西
  ├ 周 波
  ├ 伍燕恒
  ├ 侯宝泉
  ├ 闫广魁
  ├ 徐志数

山 水 类


花 鸟 类


动 物 类


书 法 类


综 合 类


人 物 类

 
 ◆ 本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站新闻 - 正文
著名书画家张如学点评陈传席 ---《画坛点将录》訾议__第一章:舞文巧诋 刘海粟
所属类别[本站新闻]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发布时间:2017/6/29 14:53:23 
新闻来源[] 已[590]人查看此新闻信息

       编者按:该文共分五个章节。第一章:舞文巧诋 刘海粟;第二章:妄言置评 潘天寿;第三章:评品齐璜 雌黄老缶;第四章:隔靴搔痒说宾虹;第五章:逢人说项于老甲。全文约万言有余,陆续推出以飨读者。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玛克西姆·高尔基说:“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反之,若谬论成集,流传肆虐,焉不是误人子弟,不教而诛。古人云:凡读无益之书,皆是玩物丧志。曾几何时,《画坛点将录》高调亮相,憾讙画界。陈传席似乎像“一位真正的猛士”仗义执言。睊睊以观,画坛点将,文中之謭言謷语,儇佻以俶诡也,点将也,乃古时之帅,钦点将士征战耳。陈文如此“画坛可汗大点兵”大有凌驾于大师之上意味,山高人为峰。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面对大师,吾辈本皆怀夤畏之心,仰慕之情。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以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为而不衿,闻侪而慕,又岂可“奋矜之容,伐德之色”!
       经年沉积,《画坛点将录》之谬论,不因岁月流逝而磨灭。“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文艺反伪与澄清,永不过时,势在必行。
       陈传席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也灯火五更,韦编三绝,著书成冢,但却名不经传的他在美术理论界也只是偶有謏闻而已。问君能有几多愁,为人作嫁待谁怜。直到2006年处心积虑的杜撰《画坛点将录》出版发行后,又在书画媒体上连载发表,这奇谈怪论犹如呕哑嘲哳,对美术界无疑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于无声处听惊雷。随之,更有鼓舌摇簧者,谓陈传席“现代中国美术研究之父”“知识分子楷模”“中华民族脊梁”云云,不可一世也!于是,陈传席三个字,一夜之间风雷滚滚,不胫而走,可谓“一举成名天下知”,俨然一个大师的大师横空出世。毋庸置疑,陈传席是个制造新闻的高手。
      至于有传谢稚柳先生称:“陈传席是文人画的一个顶。”“我以前只知道他文章写的好,没人能和他比,未想到他的画也这么好,文人画当数他最高。”老先生这番说辞,也未免太离谱,不着调了吧,就算鼓励奖掖后生也不可如此失度啊!笔者恕不敢苟同。恰恰相反的是他文章不堪卒读,处处漏洞处处错。有例佐证:
      《画坛点将录》中有第七页这样写道:“宋诗有云:杜鹃夜啼犹带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这正是知识分子的精神写照,这句话流传甚广。”然而,宋王令的《晚春》原诗是:“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换不回。”可见,陈传席对此诗是熟非熟,以至于篡改。杜鹃别名子规,原诗中子规一词改为杜鹃(仄平),还有“带血(仄仄)”“啼血”(平仄)而且词意大不一样,整句的平仄改变,诗的韵律也就变了。一错!还有他的自作诗:“玄黄龙战千年坡,百万旌旗动昊穹,归去又登云龙顶,月寒空照楚王城”。属他游景怀古抒情句,可见全诗平仄关系错乱,韵律感缺乏,毫无感染力。二错!而且诗中并用“玄黄”“昊穹”近义词,极显生硬,不讲究,此乃三错也!哪有江海风味,秀才文章之气,以一斑窥其全豹也!陈传席自语:“东坡说:‘我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我虽不善画,晓画莫如我。”此话说的很有技巧,妙哉!他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大师发话;就是与圣贤比肩左右,相伴为邻。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苏东坡,其书法为宋四家之首。取法王羲之、李北海、颜真卿、杨凝式。他的书法端庄流丽,刚健婀娜,其韵味妙不可言。为历代临摹之范本。苏说不善书为自谦之词,陈传席鹦鹉学舌,就东施效颦了,不就闹出了个大笑话吗。他自言不善画倒其实是一句真话。因为从他的作品中,难以踪觅古人的痕迹,不知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显然未经过专业的训练。画面也就难怪只是满纸猪墨沴气,惨不忍睹了。众所周知,中国画需要传统,讲师承。“搜尽奇峰打草稿”;“丘壑成于胸中,既寤发之于笔墨”。连基本功都没做,自然就无处说好坏了。他的书法相对来说,似乎比画倒是有些模样。可见对古代法贴有过蜻蜓点水式的临摹学习,然终不得法。倒是摹仿了黄宾虹先生的书法笔意,也只能说是写字,书法还谈不上!据悉,荣宝斋给他的画定价5万-10万/平尺;书法定价2万/平尺。可谓滑稽可笑,有眼无珠,颟顸之举。只能说这个享誉中外的老字号店正在走向没落,岂不悲乎!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
      言归正传,且说《画坛点将录》文中,凡点将卅有余。其文冗长。上至大师,下至平庸,其无所顾惮,肆意评品,实乃艺事之乱象耳。虽不可一一訚评,故一吐为快哉!

    舞文巧诋 刘海粟

    目及《海派刘海粟》一文,让人大跌眼镜,啼笑皆非,既谈海派,当研究剖析画家绘画风格与学术成就,甚至微词又何妨。令人遗憾的是全文三千余言,“过尽千帆”,居然找不到一段较为系统的学术语言,对其画来予以阐述。满纸荒唐言,离题千万里。陈传席避开主题,倒是拉呱了刘海粟先生诸多题外之闻。有道是:尴尬人难免尴尬事。故笔者无奈从其文中归纳了他所说的七件事(包括指责刘海粟虚假、吹牛、没受过高等教育、否定创立美专、寻探其私生活、揭发其是汉奸、文章代笔等),皆大有毁誉讥讽之意。开篇引用了早年鲁迅先生关于刘海粟展览会的一段话:刘大师的那一个展览会,我没有去看,但从报上知道由他包办的,包办如何能好呢?听说内容全是“国画”,现在的“国画”一定是贫乏的,但因为欧洲人没有看惯,莫名其妙,所以,这回也许要‘载誉归来’。意为鲁迅先生对刘海粟先生的虚假作风表示不满。好一个借尸还魂之法,又何必拉大旗做虎皮,庸人自扰!其实,鲁迅先生之言又能说明什么呢?更有强调“刘大师”“载誉归来”是打了引号,刘海粟先生在那个年代还真算不上大师,可是,对于今天的后学者而言,刘海粟先生当然就是前辈大师了!

    刘海粟于1929年遍访法国、瑞士、意大利、比利时多国,与毕加索、马蒂斯等画家交游论艺,其中中国画“九溪十八涧”在比利时获独立百年纪念展荣誉奖。先后在法国、巴黎、德国、印尼、新加坡等国家举办个人画展,传播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展示中国画的艺术魅力。他是把中国画带入西欧交流展示的先行者,这种文化自信,国画自强的开拓精神,奠定了中西文化艺术交流的基础,有着广泛而深远的意义。足可让后学者去学习和尊敬。这岂止是他所讥讽的“载誉归来”呢。

    陈传席文中说:刘海粟没受过高等教育,非科班出身,字里行间充满了极端歧视。鼠目寸光,令人费解,近代的大师又有几人出入黉门学府,诸如毛泽东、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等不都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吗,可依然独领风骚,一世英杰。这岂是科班能与之相比的。反观当今相关高等学府中,博导、教授、博士批量生产,滥竽充数,才疏学浅,不过是浪得虚名唬人罢了。

    文中又说到:刘海粟的崇拜者说他建立了中国第一所美术专科学校。就此问题,他翻箱倒柜找了一堆所谓的证据来反推此话的真实性,既然是他人所言,或真或假,有无定论,这与刘海粟大师本人又有多大关系呢。文中也言之凿凿,发泄一通,如此废笔墨纸张,也不环保呀!还有提到刘海粟先生与傅雷的恩恩怨怨,以及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相助之事;最后直接赤裸裸的说刘海粟就是个“文化汉奸”; “刘海粟发表的文章更令人头疼,很少是他自己写,大多都是别人代笔,只要能发表,内容是不太讲究的。他一生中每一个阶段都要找一个人代表。”他不厌其烦地叙述这些家长里短诸类琐事,让笔者大所失望,就像王婆妈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子曰,道听途说,德之弃也。他说;“刘海粟的山水画没下过功夫,晚年用大泼墨,像刷墙一样,过于放纵,不成体统。”语言可称得上粗鲁,可谓胡言乱语,信口雌黄!一个享誉中外的国画大师,真如他所说的一样,人格低下,作品平庸吗?

    刘海粟是现代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英国剑桥国际传略中心授予“杰出成就奖”,意大利欧洲学院授予“欧洲棕榈奖”。曾于1918年到北京大学讲学,并首次举行个人画展,受到了周恩来总理,蔡元培先生的称赞。

    他一生致力于中国画与西画的研究与创作,他对塞尚、德拉克洛瓦、伦勃朗的作品情有独钟,旅欧期间在卢浮宫临摹学习,收获颇丰。他的油画作品,无论是人体、静物还是风景,皆以厚重、色彩明快、笔触结实成个人风格,能从他的作品里既能窥视塞尚、伦勃朗的影子,又有中国画艺术写意的元素入其中,他的人体作品《欧洲妇人像》追求色彩与形体的完美结合,笔触粗犷豪放,变化丰富,三度立体把控完美,使画面体积感强烈,非大师不可为之也。可见陈文说:“刘海粟基本上不会画人物。”也就成了胡乱之语,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说到刘海粟先生的国画成就,更是有目共睹。高山仰止,景行行之。他的山水画胎息古人,对五代关仝、王原祁、八大、石涛皆有涉足,对董其昌的没骨青绿山水情有独钟。特别是对文人画有过深入研究,受张僧繇的影响颇深启发最大。他十上黄山的故事耳熟能详,开创了中国写意山水、写意重彩新纪元。他黄山主题画创作,骨法用笔,泼墨泼彩晕染助韵,形成了他“墨气淋漓幛犹湿,笔所未到气已吞”的笔墨语言和艺术风格。

除了他的黄山主题创作,还有他的《重彩墨荷图》之花鸟作品也堪称大手笔,大胆的泼彩、勾线,形成大的架构与线面对比,加上施以山水画填充背景,使整个画面有气象大、格局大的画面冲击力。脱离了传统花鸟的构图形式,一扫折枝弱小之态。窃以为:完全可与齐白石的荷花分庭抗礼,平分秋色。刘海粟先生的书法功底深厚,于钟鼎碑帖于一体,雄强、真率,早已为行家称道。可惜啊!陈传席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有道是:重彩人生泣鬼神,岂由庸人论短长。

送货方式 售后服务 付款方式 包装运输 合作加盟 退换声明 版权声明 购物流程 团购
保密安全 企业文化 保真声明 常见问题 法律声明 本站章程 VIP服务 建议投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欢迎加盟 | 业务联系
版权所有:九州书画网 技术支持:通达网络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河南长庚律师事务所 张红卫律师
 直销电话:  电话:18003932399 13903933796 0393-4878427 联系人:方先生
豫ICP备11008041号-1